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天眼炼魂 > 第314章 再胜

第314章 再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朱哲略一沉吟,微不可查地摇摇头,“效果的确有些像惑魂魅音,但却不完全是!裂魂宗的白石音,就是以修炼‘惑魂魅音’著称的,但那种能量波动,与刚才铃音的能量波动,截然不同,所以,说秋紫凝使用的是‘惑魂魅音’,有些武断了。而且……”
  朱哲语气顿了顿,紧皱眉头望着秋紫凝的方向,有些不确定地说道,“……如果我没感知错的话,秋紫凝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能量波动,似乎也是某种影响灵魂的技法,但与铃音的能量波动也是差别很大……怎么一个人能够同时释放出两种不同的技法吗?而且,还是效果相似却运转不同的两种魂术!”
  朱哲真的有些凌乱了。
  一心二用,同时施展运转方式截然不同的两种技法,并非完全不可能,只要两种技法运转的经脉不冲突,还是有可能达成的。
  但若是一心二用两种魂术,却是想都不要想!魂术与灵力技法的最大不同之处,就是灵力技法的主体是灵力运转,一个意识下达命令,身体经脉运转灵力即可;而魂术的主体是意识运转,即便是兰陵域这种奇葩的以灵力施展魂术的伪魂术,施展起来也是一个意识从一而终,施展完一个魂术再施展下一个意识。
  如果想要同一时间施展两种魂术,除非这个人有两个意识,或者有两个分离的灵魂,否则想都不要想!
  但偏偏秋紫凝就是施展了两种同样效果的不同魂术,这恐怕是连林凤音都做不到的事情。
  哲荣兄妹虽然修为深厚,见识广泛,但毕竟不是魂术师,对魂术的认知还有相当不足,所以,他们对秋紫凝战胜管仲流的手法,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
  若是林凤音在此,或者花太森在此,秋紫凝的那点小小伎俩,恐怕就没那么神秘了。所有的奇异之处,只要点出其中关窍,立即就能令人恍然大悟。
  朱哲感知的没错,秋紫凝的确是用了两种手段,才影响了管仲流的心神,散掉了成型的灵力巨剑。
  一个是幽灵卫的魂技“影响神魂”,十重幽灵卫虽然有堪比将级十重武者的魂力,但由于幽灵卫是纯粹的灵魂生物,没有身体,属于无根之木,顶多也就能影响将级五重武者的心神而已。
  而管仲流虽然只有将级三重,但他是魂术师,魂力经常得到锻炼,灵魂强度比之等闲将级五重,只强不弱。
  所以,只是依靠幽灵卫的十重魂技“影响神魂”的话,能够影响管仲流的心神,但无法起到控制其散掉成型技法。当然,若是一个将级武者得到十重幽灵卫的帮助,干掉管仲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,但秋紫凝显然不行。
  于是,就有了第二个影响灵魂的手段,就是朱荣猜测的凤鸣洞魂术之惑魂魅音。
  惑魂魅音不是秋紫凝所发,而是吴勇的灵魂分身施展的。
  本来灵魂分身“本源之魄”未把惑魂魅音的修炼提升日程,但秋紫凝进入奇缘门的任务就是捕天玉碟,想要吴勇帮忙,以魂术套出捕天玉碟的下落,所以,就在前几天,“本源之魄”刚刚开始修炼惑魂魅音,修炼程度还处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。
  “本源之魄”化做银索紫金铃,以铃音施展惑魂魅音,其实效果并不太好,浪费魂力不说,影响心神的效果都不如幽灵卫的魂技“影响神魂”。
  但这确确实实就是凤鸣洞魂术之惑魂魅音!朱荣真的没有看错。
  而朱哲认为铃音的效果像是惑魂魅音,但与裂魂宗白石音的“惑魂魅音”能量波动截然不同,应该不是同一种魂术。
  朱哲的看法,也不能说错。
  实际是,白石音施展“惑魂魅音”,以灵力催动的;“本源之魄”的惑魂魅音,是以魂力催动的,两者的能量波动当然截然不同。
  严格来说,白石音的惑魂魅音,属于灵力魂术,是伪魂术;“本源之魄”的惑魂魅音才是真正的魂术。
  真正的魂术自然要比伪魂术威力更大,效果更好,只不过“本源之魄”的水平不行,无论是实力等级,还是魂术的修炼程度,它都差得太多,所以,它的“惑魂魅音”根本无法撼动管仲流的心神。
  但若是在幽灵卫与管仲流的灵魂相持之下,“本源之魄”的惑魂魅音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  最终的结果,管仲流被吓坏了。
  管仲流费劲地咽了口唾沫,有心马上转身逃离此地,可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,若是在一个万级武者的对战之中逃脱,他也别混了,别人鄙视的目光足以戳穿后背千百个洞了。而且流水殿第四执事的位置,恐怕也难保了。
  管仲流抽动了一下脸皮,勉强干笑起来,“不愧是求魔教主的关门弟子,天眼魂兵的确不同凡响啊,我甘拜下风!”
  即便现在,管仲流也不承认自己输了一招,只认可秋紫凝手中的银索紫金铃非常逆天,甘拜下风也是“拜”在了银索紫金铃的“下风”。
  话语一转,管仲流继续说道,“不过,紫凝姑娘,如今门主和夫人下落不明,而你师父南辛离又有嫌疑,如果你不肯接受审查的话,宗门是不可能放过你的,我看你还是跟我走吧。”
  硬来不行,转而讲理。
  秋紫凝却不吃他这一套,白了管仲流一眼,说道,“想要把我带走,起码也要宗门核心高层,你?还不够格!”
  “你……”管仲流一时语塞,却是底气不足,不敢再多言。
  冷不防一根利箭擦过管仲流的耳边,呼啸着射向秋紫凝。
  金铃陡然弹起,击偏了利箭,射向他方。
  “哪儿来的无胆鼠辈,竟敢暗箭伤人!”秋紫凝恼怒道。
  管仲流也吓了一跳,回头寻找射箭之人。
  无人敢冒认凶手,纷纷转身回头,满足好奇心的同时,示意自己并非射箭之人。下意识的,人群自动分出一条道路。
  “李肆英,是你?”管仲流大怒,甚至比秋紫凝的怒气还要大许多。
  人群后百多米外慢慢踱近一人,八尺身高,身体瘦弱,臂长过膝,一双眼睛如鹰隼般锐利。两米多长的巨弓握在右手,身背一个箭篓,露出八支青翠色箭翎。
  远程攻击难操控,开弓更无回头箭,而且,修炼有成的武者并不缺乏远程攻击手段,所以,以弓箭为主要武器的人并不多,但凡是敢拿出弓箭正面战斗的,都必然有着深厚的射术造诣。
  “李肆英,你来干什么,这里没你的事,赶紧滚蛋!”管仲流大骂道。
  “我来这里,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丢人的,堂堂将级高手,先后被两个万级武者打败,你还有脸占着流水殿执事的位置?让贤吧,流水殿也该改名了。”
  奇缘三殿——落花殿、流水殿、结缘殿,除了结缘殿,其他两殿的名字并非永久不变,随着执事的更换,殿名改变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
  若是管仲流退出流水殿,流水殿的“流”字就没有了着落,当然要换名字了。
  管仲流不过将级三重,算上魂术手段,越级挑战等闲将级五重武者也没什么问题,但有那么多将级八重、九重的武者还比不过三殿执事的月俸高呢,可以想象得到,管仲流多么招人嫉恨。
  只不过实力上了将级五重之后,都算是有些身份的人了,行事不会太过没有章法,而且修炼有成的武者若肯出去做任务,回来换取的修炼资源会更加丰富,所以,很多武者虽然看不惯管仲流弱占强位,但也不会真的去多做计较,有失(和谐)身份。
  但李肆英偏偏是一个肆无忌惮的主儿,做起欺压弱小的事情一点都不手软,将级五重实力,说强也算不得多强,但真有不少高级武者忌惮他,甚至一些将级八重、九重的高手都不想得罪的;说弱也不能算弱,可真正面对面战斗起来,将级三、四重武者都不惧他,甚至管仲流都敢保证稳胜他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