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天眼炼魂 > 第331章 刀厉之势

第331章 刀厉之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是刀厉!
  
      刀厉也赶到了这里。
  
      刀厉没有看薛倾依,直接对着艳瑰露吐了一个字,“滚!”
  
      艳瑰露脸色阴沉,看看那棵枯萎的树木,又看向刀厉,戒备地问道,“你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“刀厉!”
  
      “刀厉?”艳瑰露微皱眉头,在脑海中不断搜索此人的来历,半晌才想起了一个人,试着问道,“你是……黑氏三雄之一?”
  
      不怪艳瑰露对刀厉的大名不熟,黑氏三雄在二十五年前,还算是年轻一代中的高手,然而卧底于人极宫二十五年,黑氏三雄早已声名不再了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黑氏三雄从人极宫解救了六大派两千余人,连同人极宫覆灭,这件事牵扯范围太广,几乎震惊了整个兰陵域,黑氏三雄才再次进入了大众眼帘。
  
      但也仅仅是被人听说过名字,要说重点关注,实在难为兰陵域的广大武者了,毕竟,六大派被人极宫俘虏了两千余人,并不是什么骄傲的事,他们也不会太过宣扬,所以,黑氏三雄的名头,只在一部分人群中稍显。
  
      艳瑰露能想到刀厉是黑氏三雄之一,已经算是消息相当灵通了,而至于黑氏三雄中,三兄弟的手段各是什么,那就实在没什么途径可打探了。
  
      否则,以刀厉的天眼神通“虚空刀影”,足以令任何一个武者重视,甚至只需要看到那一柄拥有虚空包容能力的短刀虚影,就足以与刀厉之人相联系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刀厉依旧冷着脸,抽出了短刀,遥指艳瑰露,“滚!”
  
      “咯咯咯咯!不要这么无理嘛,看你这么强壮,不如跟着我走怎么样?我保证,你将会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,你将会再也离不开我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收起你的迷香,对我没用!”刀厉面无表情,周身突然浮起一层无数三寸刀影联结而成的网衣,每一柄小刀内,都蕴含着一丝淡淡的粉红色。
  
      艳瑰露猛然一惊,难以置信地打量着刀厉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好手段,果然好手段!黑氏三雄,名不虚传!不过,以你区区将级十重实力,真的以为能打退我吗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手轻轻一拍座下毁容大汉。
  
      大汉身体猛然一震,气势陡然爆涨,竟是一个伪臣级高手!右手轻举,眉心间光芒大放,一柄长愈两米宽近半米的巨型长刀,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中,倒提刀身。
  
      吴勇偷眼一看,不禁想要吐槽——那是刀吗?你再宽一点儿,那就是个门板子了!
  
      刀厉面无表情,短刀缓缓轻移,从正对艳瑰露,变成了对着那个毁容大汉,刀尖却微微下垂,双眼有些失神,喃喃自语,“重刀无量,刀昂前辈!想不到,竟成了如此模样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天刀利刃,刀狂。
  
      重刀无量,刀昂。
  
      这是兰陵域万年难出的两个刀道天才,一个以刀利破杀,一个依刀势碾压,两人惺惺相惜,以刀会友,曾经传为一代佳话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曾经的两个传奇,结局并不美满。
  
      刀狂,被林凤音所擒获,经历了惨无人道的各种实验无数,最终被剥离了天眼神通。林凤音甚至以刀狂为诱饵,陷害了黑氏三雄。在刀狂临死之前,把一身修为和天眼神通,传承给了刀厉,而自己,极为屈辱地死去了。
  
      刀昂,以势夺人,着实碾压了不少六大派高手,为人所忌,更是由于刀狂失踪的种种疑云,而与六大派为敌,受到了六大派的联合通缉。在救助一个失去双腿的老妇人的时候,中了对方的迷香,从此神志不清,成为了艳瑰露的裙下之臣。
  
      艳瑰露性情不定,本来最是喜欢壮汉和俊男,嗜好收藏美男。但心灵却扭曲,见不得任何容貌出众的人,无论男女。所以,她最喜欢干的事,就是残虐美男收藏品。
  
      刀厉并不认识刀昂,但与刀狂却是忘年交,更是获得刀狂传承,无异于授业恩师。
  
      刀狂和刀昂,可是平辈相称的莫逆之交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对待刀昂,另一个刀道传奇,刀厉的心,是沉痛的,尤其是亲眼看到了刀昂如今的惨相。
  
      但,刀厉却真的不忍下手。
  
      薛卿依看出了刀厉的迟疑,幽声说道,“如果刀昂前辈还有意识存在的话,他更希望,有人能将他了断吧……免遭他人之辱!”
  
      刀厉双眼猛然犀利,“不错!刀昂现在……生不如死!即便刀狂前辈在此,看到如此刀昂,恐怕也会一刀斩之!”
  
      短刀抬起,刀尖正对刀昂。
  
      刀昂似乎为刀气所慑,独眼放出莫名光芒,也如刀厉一般,平举刀身,刀尖相对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森林的响动似乎都已消失,鸟无声,虫不鸣;风已固,树不动;潭水清轻无涟漪,杂草绿律沉心齐。
  
      铮!
  
      叮叮叮叮……
  
      两刀相碰。
  
      一把短刀,刀身半米;一柄长刀,刃长两米。却偏偏短刀势强,压着长刀痛打抢攻,而长刀似乎只能左支右挡,勉力抵抗。
  
      短刀没有发挥技巧,只用出最简单、最能打出刀势的劈砍招式。势,本不应是短刀之所强,但刀厉却发挥出了如同惊涛拍岸的狂暴。
  
      长刀没有强势压人,甚至绵软无力,比人还要高的巨刀之身,生生被刀昂翻转如意地单手指使,战于方寸之地;而另一支手,还在托扶着左肩上的艳瑰露。未退一步!
  
      无人能看清刀厉是如何近身的,也不知他是如何出刀的,虚空就像是刀厉的自家门口,随出随没,随隐随现,但无论如何,短刀永远不会离开刀昂的周身上下。
  
      而刀昂,独眼的眼珠都没转动,脖子僵硬的如同石柱,身体直愣愣的都不会闪躲,偏偏每一次都可用巨刀拦截住刀厉的攻击。
  
      铮!
  
      最后一次两刀交响,刀厉已退开。
  
      两人遥相而对,两刀刃尖互指,一如开战前的形势。
  
      吴勇也不装死了,早就爬到了薛卿依身边,轻声问道,“谁赢了?”
  
      薛卿依叹了口气,“两人都赢了,但两人都输了!”同时,站起了身,走到刀厉身边,安慰般地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  
      刀厉深深看了刀昂一眼,收刀横插回后腰刀鞘,一话未说,转身离开。
  
      薛卿依赶紧追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“啥?都赢了?都输了?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啊!”吴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左顾右盼见无人阻拦,也尾随而去,嘴里兀自提着问题,“薛长老你到底什么意思啊?还有,你怎么也没中毒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三人离开没多久,艳瑰露突然四分五裂,碎成了肉块,散落在地。
  
      刀昂独眼迷茫,如同雕塑一般,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直未动,不知要站到什么时候……
  
      刀厉为人冷厉,看似古板,其实战斗智慧不容小觑。这一次与刀昂之战,刀厉就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。他放弃了短刀灵活多变的招式,反而用出了猛砍猛劈的巨刀之势,看似舍本逐末,其实恰恰是他的狡猾之处。
  
      刀昂作为一个寄情于刀的真正刀客,任何一种刀之变化,都会引起他的注意,尤其是不同种类的刀势,更是会引起以势入道的他深入体会——即使他已意识不清,即使他已神智痴傻,但,这是他作为刀客的本能。
  
      刀厉的刀势一出,立即被刀昂所捕捉,刀昂本能地就想要细细体会。
  
      而想要细细体会,必不能打断这种刀势的进行,那么,战斗就不能简单、快速地结束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刀昂放弃了他拿手的以势碾压,反而以技巧迎接刀厉的刀势,为的就是延缓战斗的持续时间,细心体会刀厉的刀势。否则,刀昂的刀势一出,恐怕刀厉能否出刀都是个问题呢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