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天眼炼魂 > 第373章 扣屎盆子

第373章 扣屎盆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最终,还是得是人家天骄庭掌门人宇擎苍会转移矛盾,只听他说道,“我没有办法证明,那骨刃鸵骑兵队不是我们天骄庭的,但你们因为天罗地网阵法就认定是我们天骄庭干的,是不是也有点不负责任啊!金翎镖还是周金翎的成名兵器呢,天下间再无人使用,可周金翎却推脱说有人嫁祸,那么我们的天罗地网阵法是不是也有人嫁祸呢!”
  
      “哼,我的金翎镖丢失了,谁捡到都可以使用;可你们天骄庭的天罗地网阵法,是天骄庭的不传之秘,那是谁都能使用的吗!”周金翎气哼哼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也不一定!天骄庭阵法一向不外传,却照样被人偷走了不少阵法。其实,想必各位心里清楚,天罗地网是天骄庭的,但骨刃鸵绝对不是天骄庭的,天骄庭秘法,只能把蝶仙谷的蝶类魔兽封印,从而炼化为魂兽,其他类魔兽,实非天骄庭可驾驭得了的。天骄庭历经近千年,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天骄庭子弟的魂兽是非蝶类魔兽的!”
  
  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兴许你们又得了什么秘法传承,或是又研究出了什么新的御兽阵法什么的,谁又能说得清呢!天骄庭的创新能力,我们都是知道的。”周金翎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宇擎苍脸一拉,淡淡说道,“周金翎,你不要信口开河,按照你的描述,你在银白沙漠中遇到了骨刃鸵骑兵队,你没事往银白沙漠跑干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管我呢,我愿意!”
  
      “只怕是为了奇缘门护送的融珍果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屁!”周金翎大怒,“宇擎苍,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联合求魔教和奇缘门,直接与天骄庭开战!”
  
      “少拿开战来吓唬我,真要是宗门大型战争,我天骄庭怕得谁来!”宇擎苍冷哼道。
  
      这倒不是宇擎苍穷横,人家是真有底气。天骄庭以阵法起家,魂兽师批量生产,他们对单打独斗向来不太擅长,小队冲突也不是强项,但大规模作战的实际战斗力,能远拉其他宗门几条街。各种诡异的阵盘、阵器、固定阵法,以人为阵基的移动型阵法,都是大型战争的剿敌利器。
  
      都不需要举别的例子,就说兰陵域最强级别的伪臣级武者,几乎就是兰陵域无敌的存在,也许其他人有手段能赢过伪臣级高手,但人家若想逃跑,谁都不敢保证能将其留下,即便是修为更深厚的伪臣级武者,也不行。
  
      但天骄庭就有这个把握!
  
      都不需要什么太过高端的战力,将级五重以上的武者召集百名,就足以形成一个能战伪臣级高手的阵法,若摆出的是“天罗地网”阵法,不是主修肉身的伪臣级恐怕都难以保得性命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天骄庭真正的高端战力实在太少,门人弟子的平均战力远低于其他大势力,说天骄庭是兰陵域第一大势力,没人敢不服气!
  
      当然,如果就是如果,永远也没办法当成真实来看。实际上是,其他大势力随随便便就能召集几百名将级五重以上的战力,而天骄庭,还真没能力像其他一流势力那样随便。
  
      但若以开战来要挟天骄庭?那还真是天真!
  
      大型战争,高端战力毕竟是少数,低级武者的炮灰才是攻城略地的主要人员,而天骄庭,能把低级武者依靠蝶仙魂兽打造成中端武者,更能把炮灰以阵法凝聚成可抗衡高端战力的存在,宗门开战?谁怕谁啊!
  
      周金翎被宇擎苍怼得打了个磕绊,遂不服气道,“好,宇擎苍,你好!是你说的不怕我们三家联合,是吧?你等着!”
  
      “周金翎,你不必如此激动,要不咱们打个商量,我现在立马发下天眼魂誓,我对奇缘门护送的融珍果没起过任何觊觎之心,也没采取过任何行动,你敢随我一起发誓吗?”宇擎苍略带讽刺地看着周金翎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周金翎一时语塞,“我……我好歹是伪臣级高手,我才不要背负这种灵魂负担呢!”
  
      一句话,就露怯了。
  
      周金翎想了想,也感觉自己的气势有些衰弱,强辩道,“但我敢发誓,求魔教那几个人不是我杀的,融珍果也没在我的手里。”
  
      求魔教的使者是副教主邪无忌,奇缘门的使者是雷电双雄。三人把双方的表现看在眼里,自然看出了谁有底气,谁没有底气。不过三人的实力和身份都比不过人家,自然不敢要求周金翎和宇擎苍真的发下天眼魂誓。
  
      人家两个身份高的人互怼,那是人家的那个圈子的事,你作为实力和身份都低一档的人,也想插上一脚跟着掐架的话,那就是不懂事了,遇到个脾气暴躁的直接灭了你都没的商量。
  
      不过话到此处,若是再不表态,也说不过去了,邪无忌好歹也替南辛离管理着求魔教这么一个大摊子,眼色自是差不了,适时凑上了一句,“擎苍掌门,您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吗?有没有什么怀疑的对象?毕竟,天罗地网阵法是天骄庭的绝密,恐怕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能偷得走的吧!”
  
      宇擎苍略一沉吟,“近几百年来,天骄庭的许多不传之秘都被人偷师了,我也正在追查此事。我有信心,天骄庭的门人子弟不可能泄露宗门机密,但防不住灵魂搜索,我想,应该可以从这个思路找到些线索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