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再嫁 > 第296章 结局

第296章 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)
  
      
  
      新兆十五年的时候,在安西侯司马宏的多年努力下,大楚和鞑靼边境关闭了多年的边市终于重新开张了,得到了大楚朝廷的承认,两国商人不必在冒着被官兵搜捕杀头的危险做地下交易,朝廷也能收上来好大一笔税银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个结果也是鞑靼多次派使者和司马宏接洽商谈达成的。对于大楚来说,需要鞑靼优良的马匹和皮货,对于鞑靼来说,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如茶,盐,布匹等等,只有通过大楚才能得到,之前没有边市的时候靠抢,如今抢不过人家,只能厚着脸皮求重开边市了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也没和老冤家鞑子们客气,他从中抽了一分利的,另外还提了一个条件,他要鞑子交出当年鞑子安『插』在陇西的细作,就是半夜开启了城门放鞑子长驱直入,间接害死他父亲的凶手——鲁易。  首发再嫁296
  
      数年前明玉第一次怀孕时遭遇到的鞑子细作,为首的那个年轻人,便是鲁易的独子鲁斌。当时司马宏以为抓到了鲁斌便可『逼』着鲁易现行,然而没想到自己的独子被抓,鲁易还如此沉得住气,躲在鞑子的王庭,这一躲又让他多活了几年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次鞑子为了边境的互市,将鲁易绑好了蝴蝶结,送到了司马宏的府上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沉默的看了鲁易许久,让白毫叫过了老太太,太太和府里的小姐少爷们。等人都到齐了,司马宏才举着马鞭,指着地上被捆成粽子的中年男子说道:“这个人,就是我们司马家的仇人,害死我爹的反贼,叛徒!大楚的败类!”
  
      明玉十分的惊讶,她原以为鲁易是鞑靼人,冒充大楚人打入内部的,毕竟鞑靼人和大楚人长相差别并不像欧洲人和亚洲人那样的明显,只要鞑子刮掉大胡子去掉满头『乱』七八糟的小辫子,做汉人打扮基本是不会看出有什妙别的。
  
      “他是我们大楚人?”明玉疑『惑』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恨声指着鲁易说道:“他若是鞑子,父亲怎么可能如此信赖他,怎么可能将陇西守门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他?父亲手下的哪一个将领,不是查清了祖宗三代才敢用的!”
  
      原来是个坑了司马宏他爹的大汉『奸』……明玉无语的看着地上的那个人。战争结束后,鬼子可以遣返回东洋,但汉『奸』必须拉出去枪毙五百回!在任何朝代,投敌叛国的叛徒都是最不能被人容忍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苗氏在婆子的搀扶下,颤抖着拿帕子捂着脸,想起自己的丈夫,眼泪便呜呜的往外流。明玉心下揪然,搂了孩子们站到她身后,也许是意识到了今日的不同寻常,即便是最爱闹腾的司马霏和司马霄,意外的都很乖,没有出声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缓缓的走上前,一脚踩上了鲁易的头,冷笑道:“鲁易,你可想到你也有今天?认鞑子做爹娘,可惜,你的新爹娘为了边市,把你卖给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鲁易脸贴着地,不见他害怕,反而哈哈大笑起来,“落你手里我无话可说,如今看来,我就是求饶你也不会放过我,给我痛快就是了!”
  
      死到临头还是不知悔改!司马宏怒极,一脚踢开了鲁易,喝骂道:“当年你不过一介白身,我父亲对你多有照拂,对你不薄,你却做下种种丧尽天良之事,你良心何在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呸!”鲁易吐出了嘴里的一口血水和被司马宏踢断的牙齿,“我为何要替大楚卖命?我干的再好,累死累活卖命这些年,也不过就是在你爹手下做个小小的守门参将,整日在军营里劳心劳力,你们这些靠祖荫的二世祖,一生下来就能补到官职实缺,什么都不干一辈子就吃喝不尽,凌驾于我之上。我等穷苦人家出身的人上进之路被尔等堵死,还有什么希望?我只能去投靠鞑子!你们这些锦衣玉食长大的纨绔公子,哪知我们这些穷苦出身,白手打拼的人的苦楚!”
  
      司马宏听不下去了,飞起一脚踢的鲁易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撞飞了两个椅子滚到门柱上才停了下来,“简直是蛮不讲理,一派胡言『乱』语!”司马宏冷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鲁易被连踢几下,他本来年纪也不小了,押送到天水的一路上也多有折磨,如今也只是求着速死,他心里清楚,落到司马宏手里,快点死了对他是一种解脱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自然清楚鲁易是故意在激怒他,可他没办法冷静对待,那个人相当于他的杀父仇人,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凶手。
  
      鲁易看着停下阑再动手的司马宏哈哈笑了起来,血水顺着下巴往下淌,“几年不打仗,你倒是『妇』人之仁了许多!如今落在你手里,是我倒霉,成王败寇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明玉皱了皱眉头,又把几个孩子往身后护了护,不想让他们看到这一幕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冷笑了起来,“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的东西!照你这么说,但凡有人觉得自己官运不畅,没能按着自己想的那样加官进爵,他就能背叛自己的国家,去投敌卖国?一穷二白白手起家,最后位极人臣的先贤们多了去,自己没本事就怪到别人头上?你自己走了邪道怪不得会落到今天的下场,也算是老天开眼。你觉得你是穷苦出身,熬不出头?那些跟你一样穷苦出身,却被鞑子杀死的人呢?他们找谁算账去?”
  
      明玉悄悄的转身,吩咐刘嫂子带着孩子们先出去了。和司马宏夫妻这么多年,她早看出来了,司马宏是气坏了,明玉上前轻柔的拍了拍司马宏的背,握住了他的手,小声说道:“莫要和这种人生气,不值得。”  首发再嫁296
  
      又对地上大口喘气的鲁易笑道:“我倒觉得鲁大人所言极是,鲁大人这么多年实在是委屈,所以待会鲁大人下去碰到自己的先祖,一定要好生训斥他们,质问他们为何不好好上进努力,委屈鲁大人没有祖荫可以享受。”
  
  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就算是相对公平正义的现代,官二代和富二代也比普通老百姓多了很多机会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,人家祖宗奋斗了,你家祖宗没奋斗,社会就是这么一个社会,谁也改变不了。就算是自己奋斗出一番事业,绝大部分人还不是想着可以给自己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机会,想着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是人上人的地位?这位鲁易先生想的不是怎么多奋斗一点升官发财,却是要走歪魔邪道,伙同外人来坑害自己同胞,真应了那句话,自作孽不可活!汉『奸』比鬼子更难饶恕。
  
      处置鲁易之前,司马宏向皇帝写了一个折子,皇帝很快给了批复,既然是爱卿的仇人,爱卿自己看着办吧,路这么远,不必为了一个可耻的叛徒花钱押解他入京了。
  
      在之前的日日夜夜里,司马宏想替父亲报仇想疯了的时候,无数次的设想过鲁易落到他手里,他要如何的报复,报复这个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凶手。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,他反而不想那些残忍的手段了,他只是很平静的吩咐刽子手在刑场砍下了鲁易的脑袋,提着鲁易的脑袋跑到了司马家的墓地,祭奠了自己的父亲。
  
      随后又到了家庙,挨个给自己的亲人上了一炷香,这个时候,他才觉得压在自己心上多年的担子卸掉了,完成了最后一项任务。
  
      司马宏到家庙的时候正是午饭时分,因为是突然造访,庙里的和尚慌忙出去列队迎接侯爷。住在庙里最后一处院子的罗绫秀听到了响动,爬到房顶上看到了前面踏入庙门的司马宏,多年不见表弟,依旧是那样的英姿飒爽,俊朗『迷』人,岁月给他增添了成熟男人的魅力。那一瞬间,她那颗怨恨的已经麻木的心,似乎再一次跳动了起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