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奉子相夫 > 番外:选择

番外:选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京城皇宫,太子初时听到阿恒说美意未死,被人救往江南去的消息,激动不已,但又听到徐家父母为顾她清白,干脆将她许给了救她的人,顿时犹如头上罩下冷霜,唇色发青,呆站了半天,黯然说道:
  
      “是我,我害了她!”
  
      阿恒摇头:“是她命该如此!不过还算好,遇上我们的世交,那男子叫夏林,会医术,如今已将她带往岭南寻药,要全力治好她!”
  
      太子喃喃轻唤:“夏林——什么样的人?他竟比我幸运!”
  
      “太子殿下可曾听说过灵虚子?”
  
      “听母后说及,又叫夏学渊,当年与张靖云一同守候我出世!”
  
      “夏林,便是夏学渊的长子!他往茂县购买药材,回至码头遇见受伤的美意,将其带上商船,回到家夏叔叔才发现,这像是我徐家的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太子长叹口气:“那我就放心了,落在江南夏家,总好过别的不知底细的人家。也不知美意伤成什么样,希望他们能彻底治好她!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放心,夏叔叔医术和靖云叔叔不相上下!”
  
      傍晚回到东宫,太子妃孙美福早已站在门口迎候,婉转道:“给太子殿下请安!妾身做了殿下爱喝的鳕鱼汤,请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太子冷冷说道:“太子妃有心了,不过谁告诉你本宫爱喝这个汤?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——荣国公世子!”
  
      “问到他那里去了?你倒是有能耐!不过转眼又卖了他,往后你还能知道什么?本宫不妨告诉你:本宫从来不爱喝鱼汤,勉强喝几口鳕鱼汤,那是因为有个人告诉本宫那个非常非常好喝。结果本宫上当了,喝了一小碗。此后再喝鱼汤,除非是她给盛的,否则不喝!”
  
      太子妃脸色苍白,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她,是谁?”
  
      太子想起往事内心酸楚,没留意太子妃的失常,“徐美意”三字到了嘴边却被他生生咽下去——宫里这些女人,包括他的母后,都以为美意已死。他有心让她们知道她没死,让她们以为总有一天她会回来,只要她回到京城,便有可能进宫,取得她们想要的一切!转念想。何必再拿她来说,让她在远方也不得安宁?由她去吧,只要她过得好。从此便不再打扰她!
  
      转头看着太子妃,忽然展露温柔笑颜:“是侧妃凌冰玉——玉儿做的汤不怎么样,但她很会说笑话,本宫一听她说笑话。就愿意喝她做的汤!”
  
      太子妃看着太子扬长而去,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。袖子里的手儿却紧握成拳,指甲深深掐进肉里:原来太子这段日子总住在凌冰玉房里!陈兰雁未及笄,太子不去她那里,大婚以来,皇后和太后轮番派了教导嬷嬷提醒太子,去太子妃和凌侧妃房里过夜,太子很听话,坚持了一个月,忽然就不理会嬷嬷们了,皇后宫里的嬷嬷甚至被他呵斥。以政务忙为由,再不来她房里,她有些不安。去请教过皇后,皇后说太子最近确实忙着。他性情温柔,心软,要主动接近他,多关心他,他就会来的。她便天天找名目接近太子,好吃的好喝的不停送上,可是太子真的好忙啊,时常不得近他身边,送上的吃食都赏了手下,到今天她才知道,将近一个月,太子都去了凌侧妃那里……这个狐媚子,平日板着张脸,倒看不出内里却是这般会算计!
  
      太子实在是厌倦了太子妃的腻味劲,老老实实坐在那里还可以当她是件摆设,凑近来还总跟在他身边走动,说她是冤魂不散又感觉不到那份轻淡,简直就像一坨厚实沉重的烂泥,裹在身上甩也甩不掉。
  
      没错,与她同床就是那种感觉,又累又恶心,大婚一个月,迫于母后的压力在她房里睡过十几夜,每次醒来都是被她缠醒,白天端庄娴静的人睡态实在不敢恭维,横睡竖睡倒趴着睡他都不管,最怕她一双胖乎乎的大腿直直搭到他胸口,不然就将他当枕头紧紧抱住,到最后干脆把他挤下床,那次以后他便借此理由,再不去她房里。
  
      事实上真正碰她也只有一次,就是新婚夜,看到元帕上的血迹便算完成了一件大事。
  
      心里明镜似地知道太子妃忽然变了人选的缘故,为了从小将他放在心尖上疼爱的母后,他可以隐忍着不声张,但是母后是怎么回事啊,孙家送来的这个太子妃也太不靠谱了吧!
  
      来自陈家的两个侧妃,一个未及笄,这让他想到给美意的承诺:先成亲,及笄后再行夫妻礼。对这个陈家表妹,他也如此照顾到了。那个凌冰玉就更可笑,话不多说两句,上床三两下脱光了衣裳,再来脱他的,他先是纠结了半天,后来觉得她这样倒比太子妃来得实在,没有虚情假意,不说花言巧语,也算是另一种坦诚相对了吧?
  
      总之都是毫无意思,乏味至极,到后来无意间听到美眷与金陵王的争吵,他内心的悲愤痛苦愈加浓烈,对母后怨艾,对太子妃、侧妃们的讨厌憎恶更加深厚。
  
      父皇与徐候的情谊世人有目共睹,贵为天子,他只对徐家的孩子稍加关注,见识了美意的烈性,不愿将皇家意愿强加在美眷身上——二皇子临安王赵繁暗中喜欢美意姐妹,美意消失,转而求娶美眷,皇上自是知道五皇子金陵王也喜欢美眷,便让徐候问过女儿,愿意嫁谁,由她来做决定。金陵王沉不气,一见美眷进宫便抓了来威逼利诱,结果美眷对他说愿嫁临安王,金陵王大受打击,两人在御花园假山石洞内争吵,太子正坐在洞里缅怀美意,听得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金陵王几乎是在吼叫:“为什么选他?你明明知道最在乎你的人是我!为你我什么都肯做,勤练功苦读诗书经史……很久很久以前,太子偷偷对美意说了那句话,而我却是当着你和所有人的面说——我喜欢你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个有用吗?如今太子娶的是孙家的美福。美意在哪里?傻女子才会相信花言巧语,我可没答应你什么!”
  
      美眷声音柔美,语气平缓,像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事:“我那时说过一句话,你或许不记得了,因为你只认为自己的意愿是至高无上的,根本不会去顾虑别人的想法!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那样,美眷,我、我真没听清你说的什么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今天就不能跟我提过往的任何一句话!”
  
      “美眷,你太霸道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小女子不敢!请殿下恕罪!”
  
      沉默。之后金陵王妥协:“好吧,我记起来了,你当时说:不嫁皇家人!”
  
      “普天之下,莫为王土,率土之滨。莫为王臣!身为臣女,小女子怎敢说那样的话?殿下若想问罪便问了,何必陷小女子于不义?”
  
      “美眷。别装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装,是你纠缠于我!不尊皇旨便没命,我现在决定了,就嫁二皇子!”
  
      “给我一个理由!”
  
      “很简单:他不是皇后所生!”
  
      “太简单了。说清楚些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想让我死吗?这里可是皇宫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心,这是我的禁地——我和太子的。这个假石山洞,有石门,无人知晓,被我们兄弟无意中知道了,外边还有我的侍卫把守,无人能进来!”
  
      “好吧,你让我说的:美意与我是双生女,她因太子而死,我岂能再嫁给你?美意心心念念愿嫁太子,与太子相亲相爱共度一生。她甚至想过有朝一日太子会有更多妃嫔,会因她年老色衰弃她而去,但她不惧这些。她说爱过,便无悔!可现在她连爱的机会都没有。皇后利用了她,然后残忍地将她丢弃一边,知道皇后是怎么做到的吗?为了让皇上相信美意不适合太子,美福才是良配,她带着你们陈家和孙家的表姐妹们演戏,做了三次坏事陷害美意!这些是我亲眼所见,不信太子没有察觉,皇后是母亲,敬爱和拥戴母亲是对的,那就势必让美意受伤害,亲情永远要放在第一位,这个我理解,所以对此毫无怨言!只能怪自家姐妹傻,但我不想做那样的傻事——你喜欢你的表妹美龄吗?她才是皇后为你定下的正牌王妃,我若答应嫁你,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——可能会死得更惨,因为我不想自杀,皇后会叫人将我弄死!”
  
      “你!徐美眷!”
  
      金陵王又气又笑:“美意可以为太子死,你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死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不值得!”
  
      平日娴雅持礼的美眷冷傲而轻蔑:“美意爱太子,我爱你吗?实话说如果美意不死,我也会离家出走,规规矩矩嫁人多没意思啊,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,像靖云叔叔,宋和哥哥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想去哪里便去哪里,真好!但是徐家已经丢了一次脸,失去一个女儿,再发生同样的事,我父母禁受不住,所以我忍了,人生不过几十载,活着罢!”
  
      金陵王一本正经:“美眷,二皇兄他配不上你,你改了,选我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你真抬举我,是我配不上他!”
  
      “不,你是最好的!我或许也配不上你,但我会尽全力疼你保护你!我不是太子,太子生来肩负重担,他不能任性,我能!你想怎么做,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我全部答应!我可以为国分忧出力甚至献出生命,但谁想改变我的命运,插手我的生活,不可能!”
  
      金陵王的胁迫和告白,甚至当众纠缠对美眷来说根本没有用,美眷跪在皇后面前亲口说愿嫁临安王,皇后欣慰地祝福她,说她懂事,选对人了,太子已经大婚,接下来就该为二皇子临安王办喜事了。
  
      消息刚一传出,金陵王便冲进坤宁宫,当着皇后的面将美眷扛起直直回了他的晨旭宫,两个人关进寝宫紧闭门窗,临安王闻讯大怒,急忙赶来,抬脚就把门踹飞,金陵王和美眷坐在床上。美眷看见临安王,眼睛一亮,娇声喊:
  
      “二殿下救我!”
  
      临安王红了眼,拔剑上前就砍,兄弟俩刀枪相见,你来我往,临安王平时只读书不练功,仅凭一股怒气、一腔热血与金陵王打,哪里敌得过牛高马大的金陵王,被他两下格开。一脚踢出门,刚巧皇上和皇后、静妃赶到,看了个满眼,皇上震怒,皇后大惊。静妃喊声: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