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盛京明珠 > 第101章 后记

第101章 后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记得在赫连将军弥留之际,父亲和母亲被请了过去,临终将明轩托付给了他们。母亲回来后,眼睛红红的,拉着比他长三岁的沉默少年对他道:“征儿,以后明轩就是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那位少年替赫连将军守了三个月孝之后,提出要入舅舅卫瑢的师门学艺,母亲与他长谈后,便应了下去,让自己亲送他至山门下。

    分别时,他转过身开口对自己说了第一句话:“东陵征,你认为这个天下能太平多久?”

    东陵征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分久必合合久必分,此乃古往今来之顺态,何需估言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不错!这个世道已太平太久了,翻云覆雨转瞬即来,愿待我学成之际,用武之时的到来不会太久!”目光凛冽,锁定住了他,“东陵征,你也不要自甘安逸,下次相见之日,莫要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说罢,少年稳步向山上走去,背影决绝。

    如今算来,离他相约的五年之期,就只剩下三年了。

    东陵征轻舒口气,只觉得恍惚着自己竟绕了远路,脚下用力加快了马速,向禺山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远远着,就见白发苍苍的荣管家依旧笑眯眯地守在门口等他,催马到了近前,招呼道:“海伯,怎么还等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算着时间世子应早该到了,便想着在这里等一等。”荣管家让家丁接过缰绳,随着他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路上耽搁了些,妹妹和母亲他们都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,小姐刚才还念叨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嗬,那丫头会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!你终于来了!——”东陵征正冷笑着摇头,就见前面那口中的丫头向他跑了过来,跳着扑进了他的怀中,好似没事人一般。

    东陵征习惯性地张开手臂接住她,抱起后再轻轻放到地上,刚酝酿着情绪准备板起脸来,面前的丫头却先摆出了可怜巴巴的模样,扬起头把下巴抵在他的腰间嘤嘤道:“哥哥你不会还生荞荞的气吧?荞荞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大眼睛眨巴眨的,扑扇着扇灭了他心里的零星火气,叹口气,拉着她的手继续走道:“走吧,下次可不许淘气了。”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就算淘气了,也不能自己逃开,出了事可怎么办?总归你哥哥也拿你没什么办法…”最后一句低低的滑了出来,却还是被东陵荞给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哥哥吃!”眼睛弯弯笑着往他嘴里塞了个东西,“甜吧?荞荞特意从表姐们那里抢了一块留给哥哥的,你再不来,捂在手里都要化了!”

    东陵征眼神柔和,唇边角不自觉地上扬,面上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,算是回应她。

    “海伯,父亲和母亲呢?”

    荣管家看着两兄妹,笑眯眯道:“国公爷和夫人下午就到了,说是先到南边树林里狩猎,看看晚上能不能加点野味。”

    “狩猎!又不带着我!”东陵荞激动起来,晃着兄长的袖口央求道,“哥哥,我们去找父亲和母亲吧…”

    东陵征这会儿心情好,点了点头接过马匹,托着妹妹上去,自己也坐到了她身后,牵起缰绳,对荣管家道:“我们去寻一寻,若父亲母亲回来了,让他们勿担心,见没人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记得了。”荣海目送着骏马逐渐跑远,消失在视线中。

    东陵征带着东陵荞没费什么功夫,就在南边树林边找到了他们的父母亲。

    夕阳余晖下,女子随意坐在树下,手中编着什么,侧颜朦胧美好。男子枕在她的腿上,姿态闲适地敲着一条腿,似是在小憩。

    东陵征忽然不忍惊扰到他们,放慢了马速,最终停下来,两人下了马,刚想拉住妹妹,就见她大叫着“母亲!”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子回头,笑容温柔。

    东陵荞在扑进母亲怀中的半道被起身的父亲拦腰截断,掉了个头夹在腋下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父亲坏,母亲快救荞荞!”

    “多快成大姑娘了,怎还如此没个整形,看来是该给你请个嬷嬷教着了。”男子皱眉,肃声道。

    东陵征莫名觉得,妹妹的好日子也快到了头,如他当初一样,不准时时缠着母亲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放开荞荞,盛哥儿早早被你管着了还不够,怎的又盯上了我们荞荞?”女子上前拍开夹着的手臂,放了东陵荞下来,将刚才编的花环戴在她的头上,“去让哥哥看看,荞荞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接收到妹妹水灵灵期待的大眼睛,东陵征失笑,不吝啬地夸赞道:“我们荞荞怎样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最喜欢哥哥了!”东陵荞欢快地围着他跑起来,蓝色的裙摆漾起尾漪,层层叠叠地在他心中带起波澜,只觉得想要维护住她的这份纯真,也守护住这个家,让他的父亲和母亲能够随时如方才那般闲适地休憩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走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男子唤来马,扶着女子上去,见荞荞嚷着要跟母亲同骑,也把她抱了上去,自己在前面牵马慢行。

    这般自然,哪里会让人想到是堂堂大将军、三公之一的安平公常做之事?

    东陵征也牵马走在父亲身边,听着身后母亲和妹妹的笑声,心中一片安宁,来时路上的恍然无措都渐渐沉积了下去。

    想起当初父亲第一次亲授他兵论之时,说的第一句话,不由从口中又问了出来:“父亲,您说为将半辈子,图的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男子目不转睛,低低的声音沉稳而来:“战不为争,而为守。怎么,如今竟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得了?”

    东陵征浅浅笑开,心中醍醐般舒畅,眉眼间也献出豁然平和之色,认真道:“是孩儿迷障了,孩儿回去便将曾外祖的《致学赋》抄写十遍。”

    男子转头看了看儿子,见他仿佛整个人都成熟了许多,眼中透出欣慰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三年后,赫连明轩下山归来,风云更迭,属于他们的时代还在继续。<!--over--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